特朗普成首個缺席美洲峰會的總統,中國或成最大贏家?

2018年04月14日     9,241     檢舉

美國總統特朗普原定於4月13日、14日出席在秘魯首都利馬舉行的第八屆美洲國家峰會,這次行程原本是特朗普就任總統以來首次訪問拉美。然而,當地時間4月10日,白宮突然宣布特朗普取消了利馬之行,這也使他成為第一名不出席美洲國家峰會的美國總統。

據新華社介紹,美洲峰會最早由美國發起,目的是建立一個從美國阿拉斯加到阿根廷火地島、覆蓋整個美洲的自由貿易區,但由於與會各方分歧嚴重,美洲自由貿易區計劃自2005年起被無限期擱置。

自1994年起,美洲峰會每隔三或四年舉辦一次,迄今已舉辦了七屆。央視新聞指出,美洲國家峰會歷來被認為是觀察美國對拉美政策的窗口。本屆峰會主題為「民主治理與反腐敗」。30多個美洲國家的領導人將出席會議。

大白新聞注意到,4月10日,白宮發言人給出的理由是,總統要留在國內「審視美國對敘利亞(局勢)的回應以及全球動態」。眾所周知,特朗普本來就不是一個按常規套路出牌的總統,但這次的缺席還是讓許多國家感到意外。

不參加美洲國家首腦會議因「後院」起火?

還有外媒消息指出,特朗普私下說,他不想離開白宮,緣於特別檢察官羅伯特·米勒「通俄」調查有新動作。

公開資料顯示,羅伯特·米勒出生於1944年,1966年於普林斯頓大學畢業。1967年於紐約大學取得碩士學位。1973年於維吉尼亞大學取得博士學位,後在舊金山的司法部門任職。90年代出任美國司法部助理部長。2001年任司法部副部長,同年6月任聯邦調查局局長,任期至2013年9月4日。

2017年5月17日,美國司法部副部長羅森斯坦宣布任命聯邦調查局前局長羅伯特·米勒為特別檢察官,負責調查美國總統特朗普競選團隊和俄羅斯關係一案。米勒當天表示接受這一任命。如今,這一調查已經持續了1年多,雖然目前還是沒有查出特朗普有什麼問題, 可也確實鬧得特朗普寢食難安。

另外,大白新聞注意到,特朗普不出席美洲峰會的消息中提及一個細節,特朗普9日晚間與國防部長等官員會面,本是為商討應對敘利亞局勢,但卻「跑題」大約4分鐘,痛批當日稍早針對其私人律師的搜查行動。

「評估敘利亞局勢並做出最終決斷顯然是一個重大事件,」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副教授刁大明指出,此外,針對聯邦調查局突擊搜查總統私人律師科亨辦公室和住所一事,特朗普團隊可能正在醞釀反擊。

特朗普想放棄拉美?

一次「傳統」拉美行的取消勾連多重因素。特朗普果真打算放棄拉美關係?

美洲國家峰會歷來被認為是觀察美國對拉美政策的窗口,雖然特朗普最終缺席,但他在過去幾年裡,已經在不同的場合,通過不同的方式「話」出了自己對拉美各國的看法和印象。

白宮發言人桑德斯周二時表示,特朗普決定讓副總統彭斯代替自己出席這一峰會,自己則在華盛頓「監督美國對敘利亞的反應以及監視世界各地的事態發展」。

當地時間4月7日,敘利亞反對派武裝控制的東古塔地區杜馬市遭到疑似毒氣襲擊。美歐等國指責敘利亞政府再度使用化學武器襲擊無辜平民,敘利亞則稱西方與反對派造謠。

ABC援引匿名官員的消息報道稱,在敘利亞發生疑似化武襲擊時間之後,新上任的白宮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建議特朗普留在華盛頓。

ABC報道,彭斯的副幕僚長賈洛德·阿讓(Jarrod Agen)在一份聲明中稱,彭斯很榮幸將參加這一峰會,他還提到彭斯去年曾與阿根廷、智利、哥倫比亞、巴拿馬等國總統會談,討論加大對委內瑞拉施壓,以及達成一個造福美洲工人的貿易協議。

中國成最大贏家?

值得一提的是,近日,特朗普政府宣布將針對中國約1300項工業、科技、運輸及醫療產品加征25%關稅,11小時後,中國立刻以牙還牙,宣布將對從美國進口的大豆、飛機、汽車、牛肉和化學製品等徵收類似關稅。

此前,據法國廣播電台、路透社報道:在美中貿易衝突加劇之際,美國高階官員4月6日表示,美國總統特朗普下周將前往秘魯首都利馬出席美洲高峰會議,屆時特朗普將呼籲拉丁美洲領導人在貿易上與美國合作,而不是和中國合作。中國目前是從拉美最大經濟體巴西到烏拉圭等國家的最大貿易夥伴。

美國一名匿名官員在接受電話訪時說,美洲高峰會預計不會對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有廣泛討論,但特朗普在峰會發表談話時將宣稱,美國是比中國好的貿易夥伴。

特朗普的缺席,顯示讓這樣的「遊說」無法達成。

分析稱,特朗普上任後,美國同部分拉美國家的雙邊關係出現了波折甚至倒退。據外媒分析,自美國總統特朗普入主白宮後,拉美地區和美國之間的經濟關係面臨相當大的不確定性。因此,拉美國家加強了與一個新主要貿易合作夥伴的聯繫:中國。

拉丁美洲和加勒比與美國同在一個半球,屬於「近鄰」。很長一段時間以來,雙方曾致力於建設緊密的地區鄰里關係,美國還曾將拉美和加勒比視為「後院」。分析稱,2017年間,美國總統特朗普對墨西哥的冷嘲熱諷、滔滔不絕的激烈反移民言論、反自由貿易立場等行為都在給予中國在拉美擴張其影響力的黃金機遇。此外,當特朗普退出美國與其他11個亞洲及拉美國家之間旨在遏制中國在全世界與日俱增經濟影響力的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後,中國又獲得更多在該地區增加影響力的空間。據悉,阿里巴巴、滴滴出行等中國科技巨頭也紛紛進軍拉美市場,尋求商機。

國際觀察人士指出,特朗普政府近期一再升級對華貿易摩擦,不但無助於縮減美國貿易逆差,還會造成金融市場不穩定等後果,這種單邊主義和貿易保護主義行徑將損害美國經濟乃至世界經濟。